金朝初年是青州城南北格式大变化的时代。金朝曾经的青州城是北城南郭的格式,从金朝开端正式成为南城北郭的格式。便是说,青州东阳城自公元410年,东晋青州刺史羊穆之始筑至北宋末,七百年间,南阳河以北的东阳城及西郭是三齐的政治权利中心地点,州治在东阳城,郡县治东阳城西郭,这儿皆是达官贵族、豪门世家、官府署衙的驻地。南阳河以南是东阳城的外城,史称南郭,是布衣百姓及其驻军之地。古代的规制是:“筑城以护君,建郭以守民。”所以,七百年来青州城是北城南郭的格式。尽管,北宋中晚期青州府治逐步转移到南郭中,但郡县仍治东阳城,州治的政治大本营亦仍居东阳城。南郭仅是知州大人们的别墅和工作之地,直到北宋末年,东阳城仍是名义上的州治地点。金朝初年,将南郭西扩,筑南阳土城后,州、郡、县三级政府皆治南阳城。《读史方舆纪要》载:“(东阳城)靖康兵烬,入金始并于南城。”新筑的南阳城,称“益都府城”。自此,彻底改动了七百年青州北城南郭的格式。


▲东阳乡镇青门

(1) 焚东阳,建南阳


公元1127年冬,金兵铁骑踏青州,将东阳城焚之一炬,李清照《金石录后序》载:“青州故第,尚锁书什物,用屋十余间……” 靖康之变,金兵陷青州,“凡所谓十余屋者,已皆为煨烬矣。”豪门官府贵族之家被掠夺一空,豪宅署衙变为灰烬,自此,东阳城变得狼藉不胜。金灭北宋,入驻青州后,与其要重修东阳城,还不如修建南郭更为有利。遂抛弃东阳城的修建,重建南郭。南郭的西城墙本来在今驼山路以东的沿街房一线,金初将其西扩至与王府游乐园隔水相对之东侧的南北一线,即今南阳湖与炮校之间残留的土城墙遗址处。此段城墙的走向、曲折仍保存原貌,这是金元土城墙的什物遗存,它见证着金元城墙的规划。南郭西扩后,形状像卧牛,周长二十里(见《齐乘》),是山东最大的城池。称号亦由南郭易为“益都府城”,是山东东路驻地,亦是第一个山东行省的治地,“山东省”这一称号,最早始于青州的南城。元更名为“益都路”,俗称南阳城。元·于钦《齐乘》载:“府城五门,周二十里,俗称南阳城,北城为东阳城……两城相对,拖洋如偃月,因洋认为隍,因崖认为壁。”可知,南阳城仅是一个俗称,并非真实的称号。《齐乘》云:“府城五门”,这五城门是:二北门,二南门,一东门,无西门(详见拙作《青州古城门考》)。《读史方舆纪要》载:“(东阳城)靖康兵烬,入金始并于南城。” 《齐记补》载:“金太宗天会九年(1131),刘豫升州为益都府……北城颓丧,始移益都于南阳为益都府治。自是,府县始并治一城。”据此可知,在此曾经,州府治与县治是不在一城的,公元1131年今后,金朝将北城抛弃,“府县始并治一城。”从此,南城成为青州大地的政治中心,权利中心,操纵掌控大半个山东的命脉。北城沦为外城,变为布衣百姓寓居的当地,并美其名曰“修身坊”、“美政坊”。南北两城的格式来了个天翻地覆的大改动。

(2)布衣百姓大搬迁


东阳城南郭本是外城,是布衣百姓寓居的当地,且有许多各式各样的手艺业作坊,他们是为内城的达官贵族服务的。古代,称布衣百姓寓居的外城为坊城,外城的大街建制是坊巷制。坊,便是一个单位,由若干个家庭组成,四周有围墙,共用一个坊门,这个坊门按规则是不能面向大街的,而且规则,迟早准时听钟声开闭坊门,由于古代夜间是要宵禁的,这些家庭是连保、连坐,互相监督。坊门的开关是没有自在的,这是为了办理便当。这些坊,一起也是手艺业作坊区。《太平广记》一书载:“青州人李清,世业染织运营,后代姻戚数百家,皆营此业,由是家财累积百余万,为富甲一方的青州巨商大贾……”由此可知,在隋唐时期,南郭的手艺业已适当兴旺,光李清后代姻戚就有 “数百家”。宋徽宗崇宁元年,黄裳知青州,把青州城改为“三十六坊门”(《四库全书》黄裳《演山集》),可知,唐宋时期南郭人口之多。金朝初年,南北两城来了个天翻地覆的大改动。南城由贫民的全国变成了贵族员的全国。那么,南城中很多的布衣老百姓到哪里去住?一个方法,悉数赶到北城去,成果,就来了个布衣百姓大搬迁,这些困苦的老百姓纷繁搬迁到北城后,北城就变成了外郭,从此由内城沦为了外城。《齐乘》云:“府城东北隅(东阳城)为美政坊,西北隅(西郭及龙兴寺处)为修身坊。”本来的北城变成了外郭,成了坊城。

(3)庙地变马场


青州南城今驼山路以西的大片区域,自古是一片特其他地带,这片空阔的地域,据史料所载和陈旧相传,直到二十世纪八十时代,改革开放后,才有了大的修建物。为何历朝历代千百年都搁置不用?经考证,金朝曾经,五百余年间,是南阳寺、龙兴寺的大片庙地,雄伟的龙兴寺最昌盛时期,僧众多达上千人,他们首要便是靠这片庙地日子。金元两朝的统治者,是北方游牧民族,以马队为主,有很多的马匹。金人入驻青州后,首要处理的第一个大问题,便是要树立养马场、驯马场、马队训练场。其时青州城区搁置的空阔地带,只要龙兴寺这一大片庙地,既接近南郭,又接近南阳河,是建养马场最理想的当地。


▲西皇城城墙遗址

金朝初年,西扩筑南阳城的意图,便是为了把这大片庙地圈起来,作为金朝的军马场。元朝蒙古统治者也是骑在马背上的民族,他们也是立刻打全国,有很多的马匹和马队。元朝仍沿用金朝的军马场。明朝初年,朝廷在青州设藩建齐王府,遂将军马场改为皇家王国戎行的练兵场、牧马场。《明太祖实录》卷53载:“若王国地点,近城存留五里以备练兵牧马,余处悉令开耕。”这便是朝廷的旨令,此地正是王国地点的近城之处。由《高氏族谱》知,今“向阳居民小区”(衡王府花园)一带便是齐王府的西兵营,西兵营以西正是齐藩王国的练兵场和牧马场。这儿因是皇家王国的地盘,故称为“西皇城”。为何叫西皇城?有何界定规模?此地之所以叫西皇城,其一,此处是皇家的地盘;其二,它在齐王府皇城以西。明朝南阳城中有齐王府和衡王府,其址在今官街(今误为冠街,详见咸丰《青州府志》)东侧,皇家王府之城叫“皇城”,皇城以西直到西城墙这片区域都叫“西皇城”,即今官街以西的城内之地皆称西皇城,西皇城之名是因在王府皇城以西而且都是皇家的土地而得名。齐王府、衡王府以东为何不叫东皇城?由于齐王府和衡王府以东是当地政府、戎行的地盘,故不叫东皇城。明朝的南阳城是以齐王府和衡王府这一心脏地区为界,以西是皇家的地盘,以东是当地政府的地盘。清朝今后,明藩皇家庄田,即西皇城(原兵马场)逐步变成义地,然后成为农田,直到解放后,改革开放以来,因大搞城市建设,方有了许多修建。

▲西皇城俯瞰

今南城的驼山路之所以成为一条重要的东西分界线,是由于它的东面本来是南郭,尽管金朝西扩筑成了南阳城,但自金元至明清,一直到解放后,人们一直把本来的南郭部分看作城,而把驼山路以西大片区域视为外城,即外郭。明《嘉靖青州府志》卷八 “官署”载:“府治……古在城西北,即元益都路总管府。明洪武五年诏建齐藩,知府张思问(笔者按:府志有误,应是知府李仁)移城东南……”。“城西北”是何意?这个城西北即指今“中心华府小区”、原青州党校、东至府文庙这片区域。明朝仍将本来的“南郭”视为“城”,故将此处称为“城西北”,就好像青州一中、松林书院称“城西南”、“城西南隅”是一个道理。再如,咸丰六年,益都知县张槃建“永济桥”碑和建“四松亭”碑,皆刻曰“城西郭”,可知,在清朝,是把驼山路以西部分叫作城西郭,而驼山路以东的原南郭部分才是真实的城。这便是南阳城的坐标定位,这便是青州古城文明的沉淀,不弄懂这些前史的现实,就不会知道青州古城的真实前史相貌。

(4)大街变王府


东阳城南郭本是东西、南北十字大街各一条,呈对称型布局。其间,南北大街和东阳城的南北大街是在一条南北中轴线上,它们都是青州城区南通沂山穆陵关,东达登莱的古驿道。由于金朝初年把这条南北大街截堵、毁圮,在南郭西城墙外另辟一条新的南北大街,方位就在今驼山路东侧人行道上。金朝初年,为何将宋朝曾经南郭的南北中心大街截堵、毁圮?为何要改道?这是金人入驻青州后,对青州城有意图,有方案地大调整,大改动,大组织。其原因有三:①南郭的中心大街和东阳城的中心大街,原本是驿道。金人是骑在马背上的民族,有很多的马匹、马队,要从马驿门到新建的牧马场、马队训练场,有必要要穿过东阳城和南阳城,由于在其时只要这一条通道,别无它路可走。所以,金初将大街截堵,把驿道改在了新建的“西大街”上,这样,很多的马匹和马队可由马驿门向南直通牧马场,避免了很多马匹、马队从南北两城的中心穿过,缩短了间隔,节约了时刻,交通交游十分便当。②南郭的南北大街方位处于城中心。我国人,自古重视将皇宫、政治权利中心、官府驻地,建在城的中轴线和中心地带。金人入驻青州,也看中了南城这一中心地带,所以,将此大街截堵,取其间间一段,再向东西两头扩展、延伸、改造,便成了金朝时期的政治权利中心地点地,金朝的山东东路、益都府、益都县等署衙皆驻此地,除统军司在城东门里以外,其它一切官府、豪门贵族之家皆住在这一中心地带,它们都和宋朝的州府治地、府文庙、府学连在一起。金朝拓荒的这片政治权利中心、官府署衙地带的规模是:南至今心寺街、万寿宫街;北至今范公亭路南侧;西至今官街(今误为冠街,见咸丰《青州府志》);东衔接宋朝时期的州府治地、府文庙、府学(详见拙作《北宋州治南迁考》)。

▲偶园街

金朝初年拓荒、奠定了这一根底后,此地遂成了金、元、明三朝五百年间的政治权利中心地点地。元朝,除益王府在金朝的统军司故址(城东门里)外,益都路总管府、山东东西道宣慰司、平章府及其一切官府署衙,包含元朝的府文庙、府学、太虚宫,以及豪门贵族皆在此地。明初,洪武五年曾经,是山东行省省会驻地,青州府治地,益都县治地。我国第一个山东省的省会驻地是在青州城,青州城是山东省的诞生地。洪武三年,朝廷在青州设藩建王国,大明皇帝朱元璋第七子朱榑封齐王,藩青州。洪武五年,青州始建齐王府,其址在今中心华府居民小区、原青州党校,东邻府文庙这一区域(详见拙作《齐王府遗址考》)。明《嘉靖青州府志》卷八,“官署”载:“府治……古在城西北,即元益都路总管府。明洪武五年诏建齐藩,知府张思问(笔者按:府志有误,应是知府李仁)移城东南……”。这儿十分清晰地通知咱们,洪武五年前的青州府治是在元益都路总管府原址,即在今中心华府居民小区、原青州党校,东至府文庙这片区域。一起也清晰通知咱们,齐王府始建的时刻是洪武五年,负责人是当年青州知府张思问(笔者按:府志有误,应是知府李仁)。府志对建齐王府的时刻、地址、负责人都记叙的十分清晰。由此可知,因建皇家齐王府,省会驻地、青州府驻地也有必要让位搬迁,知府李仁将府治移至城东南。弘治十二年,此地是衡王府的府址,这便是“大街变王府”。直到清朝初年明藩王府被消灭。清朝末年,英、美基督教会传教士在此地建起了基督教堂、天主教堂、培真书院、广德书院、崇道书院、广智院、广德医院等修建设施。金朝拓荒、营建的这一南城中心地带,成为金元明三朝的政治权利中心,官府署衙地点,明初为省会驻地,之后为皇家王国地点,真是,旧日的大街变成了皇家的王府。便是这一中心之地,操纵着山东大地几百年的命脉。③北宋中期,青州府治地已从东阳城搬迁至南郭中,州府驻地、府文庙及府学驻地皆在南郭的心脏地区,其方位就在今“府文庙前街”这一区域。据考,宋朝的州府驻地应在府文庙之前,原东西大街(驿道、官道)以北,原南北大街(驿道、官道)以东,今偶园街(官道)以西,即南郭的东西、南北十字大街交汇口处,可谓是南郭的心脏。金朝遂沿用了这一地带,并将其扩展,便将大街截堵,截取了中心部分,成了历代的政治权利中心地点地。金初是青州城划时代的里程碑。

(5)驿道大搬迁


东阳城及南郭自东晋至北宋七百年间,青州城区的驿道、驿桥根本未变,这条南通沂山大岘关,东达登莱的驿道,是从马驿门经东阳城的东西大街、南北大街,出南天门,过南阳河上的驿桥(2013年已出土)“步云桥”(见《四库全书》黄裳《演山集》),然后抵达南郭的南北大街、东西大街,出南郭的东城门,在今东关分路:一路南行通沂山大岘关,一路东去达登莱二州。这是青州城区七百年仅有的一条驿道,也是仅有的官道、国道。但是,金朝初年,为了建养马场和官署府衙,将南城的南北大街截堵、毁圮,驿道也被逼改道。新的驿道建在了今驼山路一线偏东,新驿道直冲马驿门,不经东阳城,可直通南城的军马场,再经南城本来的东西大街出东城门,抵达东关后再行分路。跟着驿道的改动,南阳河上的驿桥也有必要跟着搬迁。新的驿桥在今南阳桥东侧,其桥墩解放后尚存,在此出土的建桥碑额上刻曰:“渑水桥”三字,并有两条盘龙,皆为阳刻高浮雕。据分析,渑水桥与出土驿桥(“步云桥”)相距不远,没有必要另开运石料建桥,只要将原桥移动方位,把桥石转移过来,再按原样建成,这样既省料,又省功,节约费用,节约时刻,很快便可修成。近年在河北岸挖排水道,将本来北岸的桥头墩巨石挖出,至今仍堆放在原处,这便是什物依据。

▲古驿道遗址

关于驿道是从东阳城和南郭中穿过,有前史现实为证:其一,据《入唐求法巡礼行记》载,日本高僧圆仁一行于唐文宗开成五年(840),到青州龙兴寺的新罗院宿。往来不断龙兴寺通过东阳城都称“入州”。“入州”是何意?州,是指州的治地,唐朝时青州的治地仍在东阳城,即今北关之处。“入州”是提到龙兴寺来回都要通过州的治地。这阐明在唐朝末年沿驿道(官道)至龙兴寺有必要要通过东阳城。其详细途径是:由驿道进“马驿门”,入西郭。东跋涉东阳城西门“泰安门”。再出“南天门”,跨南阳河驿桥“步云桥”(2013年已出土),经2013年出土的石板驿道入南郭。沿南郭的东西大街西行出西城门(在今皇城中街西口正北四十米处),再西行“径度”“绝涧”(夏竦知青州语)后抵达今博物馆处的龙兴寺。这是一条直通驿道的仅有官道,在唐朝别无它路可走,不“入州”就无法到龙兴寺。这一现实阐明唐朝末年(840)青州南北两城只要这一条通道,它也是通向沂山大岘关和登莱二州的仅有驿道。

▲马驿门遗址

其二,北宋末年,一代词宗易安居士李清照东去莱州探望自己的老公赵明诚,路上遇雨,在昌乐丹水驿夜宿,在这驿道上留下了千古名著《蝶恋花》:“泪湿罗衣脂粉满,四叠阳关,唱到千千遍。人道山长山又断,潇潇微雨闻孤馆。告别伤离方寸乱,忘了临行,酒盏深和浅。好把音书凭过雁,东莱不似蓬莱远。”这是对青州故乡和亲人们的殷切思念。当年,词人李清照所走的驿道便是通过南北两城的这条驿道,在宋朝曾经,只要这一条驿道(官道),尽管北宋末年已有了“虹桥”(南洋桥)之路,但它却不是驿道,木制飞桥也不能接受车辆的压力。官人的家族也有必要走官道,在古代,贵族和布衣是有严厉等级分其他。

▲古渑水桥位于今南阳桥东侧

明朝初年,青州城是山东行省第一个省会城,为了省会的肯定安全,遂将驿道迁至郊外。洪武二年(青州大城砖上的印记是:“洪武二年三月,千户……”),城守御使叶(大)旺构筑南阳城,将金元时期所辟建的西大街(今驼山路东侧)截堵,遂把金元时期的五城门改为东西南北四城门。金元时期的驿道随之被损坏。一起将驿站由马驿门迁至车辕门内,驿道不再经马驿门,而是从车辕门进入北关大街,然后沿南阳河北岸东行,直接由北关经汇流桥(在今青云桥东侧,亦曰会流桥)至东关,再分路而行。清至民国,驿道变为商道。

跟着青州城的不断改修、重建,青州城区的驿道、驿桥也在不断地调整、改道。总的来说,较大的改动有三次,所以,南阳河在青州城区也有三座古驿桥,它们分别是:北宋曾经的古石桥(在今衡王府桥西侧,2013年已出土),桥名曰“步云桥”(《四库全书》黄裳《演山集》);金元时期的“渑水桥”(在今南阳桥东侧,有碑文为据);明清时期的汇流桥(在今青云桥东侧)。这便是青州城区千年来,驿道、驿桥变化的实况。〔文/孙凤瑛 拍摄/一 星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