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游览的时分,与其寻找各种攻略,我其实更信任双脚的回忆。值得流连的当地,总会吸引着人不自觉去那里看一看,然后再去看一看,无需原因,不问西东。


对我来说,寂照庵大约便是这些目的地之一。



早在2017年的时分我就去过这座传说中最美的寺院,还在这儿吃了顿活色生香的素食。

前段时间又去大理,果不其然,我的脚和胃都叫嚣着要再访那座离大理古城不远的寺院。

跟幻想中的香火袅袅不同,在寂照庵你不会看到点香的善男信女。据庵里的法师说:“佛什么都不缺,不在乎你一炷香”。

森林映衬间的小巧寺院倒像是个藏在深闺人未识的姑娘,毫无心胸,不知油滑。

尚在山麓,咱们一行人就遇到了揽客的司机,大多是瞧不上城里来的四肢不勤的人,“恫吓”着上山访问寂照庵是件急需膂力的事儿。其实慢吞吞走上去,大致也只用花上15分钟左右。所以假如有幸来到这儿,无妨一路散步而上,每一株植物自有它的姿势,这或许是寂照庵为每一位访客栽下的伏笔。


手绘丨王媛


二度来到寂照庵,比回忆中更喧哗一些。这些年大理日渐成为很多逃离大城市青年的首选目的地。人们去西藏洗刷魂灵,来大理风花雪月。小小的寂照庵也被更多人开掘,游客川流不息,每一处都成了摄影的绝妙景致。

到了这儿,自然是要吃斋的。价格公道,菜色丰厚,甚至连颜色调配都与周遭环境相映成趣。打饭处的门梁上写着“喫素是福”。果真如此,即使身处斗室,也是一坐一景。案边窗前,皆有适意的书法字画,或是兀自扩展开一枝绿意,拿来下斋饭,最是应景。


吃完斋饭,便能够饮一杯茶。茶水是免费供给的,只需交个押金就能领到茶具。自苍山潺潺而下的山泉水冲泡的茶水自带清冽甜美,就着庵里克己的百香果茶点,午后的昏翳韶光就这么氤氲成了水中一滴浅墨。

吃饱喝足在寺庙里四处踱步,几乎在每个旮旯都能看到任意成长的多肉。它们是寂照庵的标志景象之一。

花草不睬烦嚣,兀自成长,有的垂完工倾注的瀑布,有的漫成一汪春水,还有的铆足劲儿向上成长,浑身不甘……

大约让人眷恋的便是这些不睬世事、粗野成长的生命力吧。在这样一方六合,人来了又去,全部却又回头空,唯有这幼嫩、软弱的草木之美,竟当得起永久。




推荐阅读